<sub id="rzznl"><var id="rzznl"><output id="rzznl"></output></var></sub>
<address id="rzznl"><dfn id="rzznl"><mark id="rzznl"></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rzznl"><var id="rzznl"></var></address>

    <sub id="rzznl"><dfn id="rzznl"><output id="rzznl"></output></dfn></sub>

    <form id="rzznl"><dfn id="rzznl"><mark id="rzznl"></mark></dfn></form>

        <sub id="rzznl"><var id="rzznl"><output id="rzznl"></output></var></sub><address id="rzznl"><dfn id="rzznl"><ins id="rzznl"></ins></dfn></address>
        2019-11-11 07:45:20新京报 记者:李云琦 编辑:岳彩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锐新昌IPO过会 2016年管理费用数据前后“打架”

        2019-11-11 07:45:20新京报 记者:李云琦

        锐新昌招股书中披露的2016年度管理费用金额为2006万元。在公司2016年度报告中披露,公司年度管理费用金额为3229.2万元;据记者统计,刨除存货因素影响外,公司铝棒消耗数据与采购数据依然存在差异。


        在天津外环西路向西,除了当地知名的大学城,还散落着众多传统企业。10月31日,附近一家从事工业精密铝合金部件生产的企业,天津锐新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成功过会,将在创业板上市。


        新京报记者核对了锐新昌部分财务数据发现,该公司铝棒耗用及采购数据差异较大,此外,2016年管理费用在招股书和年报中披露的数据不一致,相差1223万元。


        11月8日,新京报记者前往锐新昌探访了解情况,该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称,因出差无法当面接受记者采访,并表示,“相关问题我们已经向相关部门反映了,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我们也做了解释”。


        记者随后致电锐新昌董事会秘书刘丹,其回应记者称,如需采访可以发送采访邮件。记者随后发送采访邮件至锐新昌公开邮箱,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资料显示,锐新昌在2012年挂牌新三板,其间完成两次定增募集资金。在2017年2月,锐新昌宣布完成上市辅导备案,此后两度闯关IPO。除财务数据有疑问外,锐新昌近年来毛利率降低,主要大客户及供应商均较为集中。


        有的财务数据前后矛盾 锐新昌回应:已向相关部门解释


        锐新昌主要从事工业精密铝合金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旗下有3大类产品,分别为电力电子散热器、汽车轻量化部件、自动化设备与医疗设备精密部件。在生产产品的工艺流程中,首先将铝棒挤压,通过时效流程后完成初步型材,再进行深加工。


        锐新昌采购的最主要原材料为铝棒,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的铝棒采购数量分别为10693.8吨、11853.7吨、13330.4吨。


        根据招股说明书,锐新昌总体采取“订单式生产”“以产定购”的方式,目前的采购流程是“销售部门下达生产指令单,生产部门根据销售部门的指令单安排生产计划,同时下达采购需求计划给采购部,采购部根据原料需求计划与供应商签订采购合同”。


        这种“以产定购”的方式对应下,公司披露的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耗用铝棒数量分别为12922.66吨、14049.73吨、15443.65吨,报告期每年铝棒消耗数量远高于采购数量。


        根据锐新昌招股书中披露的报告期铝棒采购单价分别为11.31元/kg、13.09元/kg、13.03元/kg,锐新昌铝棒消耗数量与采购数量差额,对应的采购总价格差额也超过6000万元。


        锐新昌招股书及年度报告中披露,2015年年底、2016年年底、2017年年底存货数据中原材料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567万元、1669.61万元、1838.55万元。


        这意味着,刨除存货因素影响外,公司铝棒消耗数据与采购数据依然存在差异。


        此外,锐新昌招股书中披露的2016年度管理费用金额为2006万元。在公司2016年度报告中披露,公司年度管理费用金额为3229.2万元,也存在数据不一致的情况。


        11月8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天津锐新昌实地探访看到,工厂大门口不时出入运送货物的车辆,工厂正常运营中。


        门口保安告诉记者,进入工厂需要提前联系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记者拨打锐新昌证券部工作人员李珂电话,表明对公司财务数据的疑问后,其对记者表示,自己和证券部其他人员均在外出差,并不在办公室。“因为我们现在都在外出,您提的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向相关部门反映了,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我们也做了解释,所以您不用对这个做过多关注”。


        在记者进一步询问,公司是否对发审委做出了更详细的说明时,其仅回应“我们该解释的都解释过了”。


        记者拨打公司对外的证券事业部电话座机,接通后工作人员回应称,自己并非证券部工作人员,相关人士均在外出差无法回应上述问题。


        记者随后联系到锐新昌董事会秘书刘丹,其回应记者称,自己正在出差,如果需要采访可以发送采访邮件。记者随后发送采访邮件至锐新昌公开邮箱,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三年两度闯关IPO背后:上新三板已7年,布局上市前实控人转让套现


        此次成功过会的锐新昌,已经是第二次闯关IPO。根据公司招股书,锐新昌的前身锐新有限在2004年设立,当时公司股东为诺森工贸、北方模具、王静。2007年,锐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在2012年成为首批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


        在新三板挂牌后的2016年,锐新昌成功完成两次定向增发,发行价格由最开始的3.5元/股增长至7.5元/股,2017年年初,锐新昌总市值已超过7亿元。


        在流动性不强的新三板交易并不是锐新昌的目标。2017年2月,锐新昌公告表示,已经开始接受上市辅导,并完成上市辅导备案。证监会官网显示,2017年8月31日锐新昌以“天津锐新昌轻合金股份有限公司”为名报送了第一次招股书。


        在当时报送完招股书后不久的2017年11月7日,锐新昌将公司名称更改为“天津锐新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8月10日,锐新昌收到了证监会的IPO申请文件反馈意见,其中对锐新昌关联方资金拆借、所受处罚情况、存货等问题要求提供书面回复。存货方面,证监会要求其:补充说明各报告期原材料采购与使用计划、产能与产出、出库量与销售计划的数量平衡关系,产品、产成品、发出商品的订单支持率情况;说明各期末对各存货项目进行盘点的情况,包括盘点范围、地点、品种、金额、比例等,说明执行盘点的部门与人员、是否存在账实差异及处理结果……


        收到该反馈意见后,公司在2018年9月10日召开董事会决议,决定撤回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的申请文件,此后收到了证监会许可申请终止审查的通知书。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一次IPO计划实施前,锐新昌实际控制人曾大额转让持有的公司股票。


        根据锐新昌公告,在2017年3月17日,锐新昌实际控制人国占昌将锐新昌总股份的6.04%转让给上海虢实投资;3月20日,国占昌的一致行动人、女儿国佳减持了公司总股份的1.11%;3月23日国占昌转让部分股票给上海虢实投资;3月28日国占昌、国佳分别继续转让部分股权至上海虢实投资。


        锐新昌招股书显示,国占昌和王静为夫妻关系,国佳为二人之女。此次发行前国占昌、国佳、王静分别持有公司44.2824%、20.1064%、1.3058%的股份。虢实投资、虢合投资和虢盛管理同属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上海虢盛控制,分别持有公司17.7294%、4.4662%、3.7323%的股份。


        第一次的IPO以失败告终后,2018年10月31日,锐新昌再次宣布计划创业板申请IPO,并重新开始进行上市辅导。证监会官网显示,在2018年12月18日,锐新昌以“天津锐新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再一次报送招股书。


        2019年3月,锐新昌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后,在5月24日又一次更新招股书。10月31日,锐新昌在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2019年第161次发审委会议中,成功通过IPO审核。


        连续3年毛利率下滑,前五大客户贡献一半营收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当天的发审委审核会议中,锐新昌不同收入确认模式、毛利率波动、库存增幅远大于收入和成本增幅等问题受到关注。


        数据显示,锐新昌近年来毛利率下滑明显。根据公司招股说明书,锐新昌主要分为深加工制品和型材类产品,这两项产品的毛利率在2016年到2018年为下滑状态,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锐新昌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8.38%、36.31%、35.06%。


        锐新昌称,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影响因素包括原材料价格波动、新老产品结构变化、加工费定价等。按照锐新昌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毛利率已经出现上升,报告期公司产品毛利率为36.47%,较上年同期增长5.47%,主要原因是产品结构变化。


        数据显示,锐新昌2016年至2018年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亿元、2.99亿元、3.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652.10万元、4705.66万元、6153.97万元。


        锐新昌在招股书中表示,其目前与ABB、施耐德、西门子、通用电气等客户有合作关系。


        数据显示,在2016年度至2018年度,锐新昌的大客户均主要集中在施耐德、ABB集团、肯联、大福、西门子等企业,报告期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1.73亿元、1.47亿元、1.32亿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的52.38%、54.26%、54.67%。


        锐新昌表示,如未来公司主要客户生产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或者产品结构调整导致需求减少,则公司可能面临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下滑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上半年,锐新昌营收已经出现下滑。


        供应商集中度较高  产能不足下代工份额持续增加


        锐新昌大客户较为集中,另一面,公司的供应商更为集中。数据显示,公司原材料主要为铝棒,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采购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0.03%、83.54%和80.51%。


        根据公司招股书,锐新昌主要采购来源于包头汇泽铝业有限公司、包头市天成铝业有限公司,在2016年度至2018年度,向包头汇泽采购铝棒金额分别达到了4095.79万元、8853.34万元、11762.36万元,占总采购额的27.15%、47.17%、53.09%;向包头天成采购铝棒金额分别为5713.58万元、5766.21万元、4906.51万元,分别占总采购比重的37.87%、30.72%、22.15%。


        锐新昌表示,公司原材料供应相对集中,如供应商出现无法及时供货的情形,公司需选择新供应商,则可能对公司采购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由于锐新昌产能不足,公司对外的“代工”采购数量也在增加,公司利用外部供应商,通过向其提供挤压模具及必要的技术参数,在外部供应商完成型材挤压后,由公司直接购买型材成品。在2018年度的前五大供应商中,第四、第五大供应商均为采购型材。


        11月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锐新昌供应商天津市银锚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了解到,天津银锚与锐新昌合作多年。天津银锚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公司与锐新昌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锐新昌无法完成的生产中常需要向天津银锚采购型材。


        根据锐新昌招股书,天津银锚为锐新昌2018年度的第4大供应商,锐新昌向该公司采购了311.44万元的型材。


        2016年度至2018年度,锐新昌生产型材产量分别为9437.56吨、10315.66吨、11754.6吨,其中外购型材占比分别为0.33%、0.62%、3.88%。


        锐新昌表示,2016年至2017年,公司外购型材占比较低且采购分散。2018年,公司外购型材显著增加,因3600吨挤压机产能不足,向新增供应商天津市银锚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采购型材198.64吨;因挤压设备规格限制向新增供应商天津忠旺铝业有限公司采购型材47.08吨。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杨许丽 范锦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快三技巧_快3单双大小必中方法_快三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